船舶行业对外资全面开放彰显对未来发展的信心

发布于:19-07-18 03:00

日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联合发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9年版)》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9年版)》,新推一批开放措施,自7月30日起实行。至此,最新版的全国和自贸试验区两份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如期落地。

  船舶行业对外资全面开放彰显对未来发展的信心

  日期:2019-07-16 阅读:661

  取消国内船舶代理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 船舶业与外资同台竞争底气更足

  日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联合发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9年版)》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9年版)》,新推一批开放措施,自7月30日起实行。至此,最新版的全国和自贸试验区两份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如期落地。

  记者通过梳理发现,在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领域,2018年版负面清单共有7条特别管理规定,但新版缩减为6条,取消了国内船舶代理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这条特别管理规定。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胡文龙告诉国际商报记者,新版负面清单进一步加深了船舶行业尤其是船舶配套市场对外开放的程度。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船舶行业对外开放政策曾一度"有放有收",但政策的收紧短期内似乎保护了国内市场,实际上并不利于整个船舶业的长远发展。此次,船舶行业对外资全面开放充分彰显了业界对未来发展的信心。

  "当前,世界造船竞争局面一直持续为中日韩三足鼎力之势,其中中国早在1998年就巩牢了世界第三造船国家的地位。通过大量引进和学习乌克兰等船舶大国先进造船技术,过去中国船舶行业存在的一些短板得到弥补,行业得以迅速发展。中国船舶行业的实力已处于世界较领先水平,更有底气面对竞争。"胡文龙说。

  胡文龙进一步表示,中国船舶行业已经基本实现全行业对外开放,下一步应围绕如何支持中国船舶企业与日韩开展合作,尤其是在突破他国的技术壁垒和资源限制吸引日韩两国合作方面出台支持性措施。近二十年来,中国在国际海事组织等相关国际组织中的参与度越来越高,发挥的作用也越来越大,但仍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

  "中国造船业订单量位居世界第一,但中国船舶业订单其实主要来自欧美等国家和地区,在吸引国际订单方面中日韩三国需要相互合作。在当前国际航运市场较为低迷、中国占有比较优势的背景下,限制日韩资本进入中国船舶市场不利于三国之间开展合作,尤其是开拓整个国际市场,也不利于引领国际船舶行业发展。"胡文龙表示。

  据悉,中国船舶工业发展可以分为三个阶段。中国船舶工业行业协会会长郭大成早前透露,第一阶段是1978~1999年的探索阶段。这一阶段的主要改革任务是创新体制,夯实基础,以市场突破推动产业崛起。通过这一时期的大胆探索,造船基础设施得到极大改善,造船技术水平显著提升,船舶产品出口实现"零"的突破,中国逐渐成为世界造船业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

  第二阶段是2000~2008年的跨越阶段。这一阶段的主要改革任务是提升能力,扩大规模,以产量跃升实现跨越式发展。进入新世纪,国际造船市场持续兴旺,为造船业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机遇。中国船舶工业凭借着日益增强的综合竞争优势,牢牢抓住这一机遇,加快承接国外产业转移的步伐,造船产量实现跨越式增长。

  第三阶段是2009年至今的转型阶段。这一阶段的主要改革任务是结构调整,转型升级,以高质量发展实现造船强国目标。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全面爆发,正处于迅猛发展中的中国船舶工业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国际航运市场急剧下滑,新船订单大幅减少,海工市场也陷入极度萧条,中国船舶工业发展面临严峻形势,行业再一次站在历史的重要关口,深化结构调整加快转型升级、推动实现高质量发展成为建设世界造船强国的唯一选择。

  郭大成亦认为,坚持对外开放是船舶工业持续快速发展中积累的宝贵经验。为此,他建议进一步扩大对外交流合作,提升国际话语权。船舶工业的发展既是规模总量、技术能力等硬实力提高的过程,也是市场规则、标准规范等软实力提高的过程,国际话语权正是产业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扩大对外交流合作是建立中国国际话语体系的重要途径。

 

  查看全部 0个回复
我要回复
查看更多  
0人关注该帖子
专栏 查看全部>

巴西海运特价.jpg